到了泰北,多數人的印象就是騎大象與造訪長頸族部落,沒有例外的,我們也一樣,這個座落在清萊府的小村莊,其實是阿卡族、大耳族與長頸族共同生活的村落。進入村落的門票是200/人,門票收入主要由村長或類似管委會之類的小團體統一收,這些錢主要用於每個月購買生活必需品分發給村民,另外就是建設村落,居民除了可以得到這些生活必需品外,因為觀光客的造訪,還可以兼賣手工藝品,也是另外一項收入。

從村莊入口付完門票後,會有一個嚮導帶你進入,從入口走入村莊大概還需要步行山路約10分鐘,其實路不太好走,尤其是這次剛好遇到下雨,泥濘的黃土一不小心就會讓人滑倒,10分鐘的路程,小心翼翼的走了快20分鐘才到達,但是這些少數民族姑娘的美麗是值得這樣氣喘吁吁的努力。

上圖是這次遇到最為友善的長頸族姑娘,認真編織的她因為我的打擾,放下手邊工作,我只是想偷偷幫她拍照而已,沒想到她看到相機後,馬上轉身坐正,面露微笑,我們彼此間沒有對話,但我可以充分感受到她的友善,我替她拍下這張我認為是整個村落最美麗的照片。

仔細看照片,可以看見她的身旁的金色的銅環,這是她提供給觀光客嘗試體驗長頸族的物品,大約是15.16歲姑娘脖子套的銅環長度,我這個已經屆齡25的姑娘帶起來極度吃力,我把脖子伸到最長還是無法將銅環準確的套入脖子,整個有落枕的感覺,後來發現,雖說長頸族的脖子比一般人長,但是最重要的是鎖骨部分的凹陷程度,整個銅環因為重量過重,長時間帶在脖子上的後果就是鎖骨被迫凹陷,坐在這些姑娘的身旁,可以看到金色閃亮銅環下被磨到破皮的皮膚,透過這樣一個試帶銅環的過程,讓我深刻了解到這群美麗姑娘的痛楚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上圖上是入口處的阿卡族婆婆,滿口檳榔汁的她,看到我們這群觀光客出現,馬上拿出手上的木製青蛙,再用另外一根木棒來回刮青蛙背部,就會出現獨特的青蛙聲響,很可愛的紀念品。

        上圖下的媽媽剛生完孩子,胸口的寶寶不滿一個月,在臺灣,應該還是坐月子的時間,可是生活迫使她必須出外工作,一旁玩樂的小朋友,即便看到照相機也不怕生,應該是習以為常了,開心的他們應該還無法理解媽媽的苦。

       上圖的婆婆很可愛,一看到遊客就列嘴大笑,紅紅的嘴唇與牙齒對著每個遊客,不停的讓手上的青蛙發出叫聲,彷彿告訴大家:快來買啊!快來買啊!

        上圖左,白白的皮膚,紅紅的臉頰,害羞的表情,讓這位小女孩成為每個觀光客追逐的焦點,也因為小女孩總是容易吸引遊客的目光,所以村落中的小朋友白天都在做生意,上晚上的課,一方面幫助家計,另一方面希望藉學習擺脫貧困。

        上圖右,是整個村莊長頸族女性脖子最長的,據說這位婆婆已經52歲,在少數民族生活與醫療條件均不好的情況下,算是高齡了,也因為她脖子上一長串的銅環,所以每個遊客都想排隊跟她拍照,但我看到她其實不甚開心的表情,便讓我止步,只有默默在一旁拍下她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在這村落要拍照其實不太會被阻攔,畢竟你是交了錢進來的,某種程度來說,這些女孩或女人總會滿足觀光客的要求,但是她們的表情很容易訴說自己的心情,有的人可以很開心的歡迎觀光客,有些人的表情就是無奈,有的甚至可以稱得上不開心,也因為這樣,通常要讓這些不太開心的女人們發出燦爛笑容拍照,最好方法就是買東西,一條手編絲巾大約100泰銖,或是一些木製銀製小飾品,不過售價比平地稍稍貴了點,畢竟位置偏遠的山區,運費也是個加值費。

        上圖左的媽媽是屬於很開心迎接大家的那種,默默坐在那,穿著藍白拖的雙腳晃啊晃的,只要看到相機就會端正做好,等大家拍完了,就繼續晃著雙腳,很可愛!

        上圖右的姑娘則是剛好站起整理東西,看到她因為脖子重量而駝背的行走,總有種同情的感覺,據說長頸族之所以會帶起銅環,是因為遠古時期村中男人外出打獵,怕村中婦女被猛獸襲擊,所以藉由銅環裝飾在脖子與手腳等部位,避免被一咬斃命。

        阿卡族與大耳族的姑娘大多是販賣手工藝品,長頸族的姑娘則多自己編織絲巾或圍巾販賣,當然因應遊客需求也有販賣機器編織的產品,不過看來看去,最美麗的莫過於手工編織的,售價從100250泰銖都有,依據材質、長度與編織花樣而定,其帶著銅環的長頸族姑娘行動都不是很方便,仔細看照片就可以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聽說年輕一輩的姑娘,如果要到城市打工,多已不戴銅環了,只有留在山裡的,為了吸引觀光客,還是會強迫小孩帶銅環,這就是長頸姑娘的美麗與哀愁!


文章標籤

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